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基金 >正文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185章 钱是好东西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枣庄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领域文学网

    v??W??:,?oW????U?{?X?Z??t??r??4hIQ??

    ???? ?JNy??珂对市局一些人事调动的影响还真是颇大的,还真得要看她去不去影响了。

    这不,次日的下午,白汉白副科长就收拾自己的东西要离开了。

    坐在白汉对面的岑惠都很吃惊。

    “老白,咋回事?”

    正收拾东西的白汉,叹口气坐下,看了眼岑惠。

    “我是看走眼了,那个小丫头片子有背景呀,这不,陈处找我谈话,让我调出刑三室,调令都下来了。”

    “这么快?”

    “所以我才说,看走眼了嘛,那丫头屁股大,能量比屁股还大。”

    老白这阵还没忘了挖苦邢珂,看来对邢珂的成见颇深。

    “事已至此,说啥也没用,把你调哪去了?”

    “隆庆街派出所,当所长。”

    “所长啊?哟,那得恭喜你了,这不升了吗?”

    老白副科有些年了,下去当所长,却是提成了正科,而且所长是独挡一面的实权派,他还哀声叹气的,装什么呀?

    要说岑惠不羡慕是假的,她如今也三十多了,不象年轻人那么有精力的奔波在第一线了,真能人老白这么个去处,平调给个副所也行啊。

    刑重处的活儿,不动则矣,一动肯定是第一线,谁都不例外,上至科长,下至科员,也就是文职内务不用往外跑,但也经常要坚守岗位,熬半夜或通宵的。

    要说福利待遇呢,是比其它一些清闲部门多一点,但真没多出多少,可付出的辛苦真不是能拿那点钱能衡量的。

    老白也看岑惠的羡慕,他笑了笑道:“岑惠,你说是该感谢那丫头呢,还是该感谢她呢?”

    “行啦,老白,我看你这挺好的,知足吧。啊?”

    “是啊,快奔四的人了,下去消闲消闲,知足吧。”

    “我都三十多了。说实话,不象前几年那么有精力了,人也变懒了许多呢。”

    “岑惠,我要走了,给你留个话……”

    说到这。老白瞥了门外一眼,压低声儿接道:“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我听以前一块的好朋友说,给嫩进去那位,咬了你一口……”

    岑惠的脸色微变,但那件事也给了自己记过处分,难道还不算完?

    “那个姓邢的丫头,不得了,你能接触就别放过,兴许是个转机。不然啊,有些事就纠缠你个没完,我还听说,局纪检组的王组长,还说要把你请过去谈谈呢,就那个王龙。”

    老白故意加重‘王龙’两个字的语音,好象在提示岑惠什么。

    岑惠不由咬了银牙,低骂一声,“真无耻,就他上窜下跳的。”

 &nb中医治疗癫痫病有哪些方法sp;  最早王龙也是刑重处的。还当过三室的副科长,那时候岑惠还年轻,是科员,王龙对她挺照顾的。好象后来照顾的有点出格,被岑惠抽了耳刮子,弄的当时刑重处都风言风语的。

    老白一直和岑惠是同事,知道详情,姓王的就是想把岑惠照顾到床上去,被人家扇耳刮也就不意外了。

    岑惠后来和白汉说过。扇耳刮时都是多次纠缠,她忍无可忍的时候才出手的,因为那天姓王的动了手,摸了她屁股,所以她也就动了手。

    老白还私下来给那次事件定了个性,说都是牛仔裤惹得祸。

    当初的岑惠年轻,漂亮,穿上牛仔裤就和现今的邢珂一样,那么招摇剌眼。

    但女人们对牛仔裤这个情结就无法改变,岑惠吃了那样的亏,后来还不是老穿牛仔裤呀?

    反正老白就认为这个牛仔裤它不是个好东西,是个惹祸的苗子,所以从岑惠事件那时,他就对牛仔裤存下了成见。

    不过这些年过去了,满街都是牛仔裤,老白也渐渐习惯了。

    直到邢珂出现,太浑圆翘楚的臀晃的老白警觉性又起,所以就对邢珂提出了‘批评’;

    从他本来讲,他真是为了邢珂好,他怕岑惠事件重演,但好心给人家当成了驴肝肺。

    可就看这个事件的结果,调到隆庆街的老白却提了正科,他就哭笑不得了,他知道自己的调走肯定是邢珂有关,但调过去还能升职,还是跨越了多年来不能跨越的小龙门,这叫老白百感交集,真不知说什么好了。

    但老白是聪明人,他知道邢珂这个丫头片子必有背景,而且不小。

    同时,和岑惠也共事多年,把自己知道的那点东西也就掏给了她,至于她能不能履险如夷过了这劫,白汉就真不知道了。

    临走前,老白亲自去王忠办公室辞行,王忠和他握手,临别赠言:好好干!

    听出了王忠话里的真诚味,白汉也用力回握他的手。

    岑惠等原三室的几个人,一起送白汉下楼。

    在楼门厅外,碰上牛仔女王邢珂,她打扮依旧,无一分改变,丰臀随着步履跌荡,男人们真受不了呀。

    “白所,有空我再去聆听教益,你常来呀。”

    邢珂很大方的先朝白汉打招呼。

    陪着白汉的几个人都苦笑无语,对个性张扬的邢珂,他们都为之仰望。

    就是现任的三室副科长岑惠,在她邢珂里也好象不算什么,压根没表现出什么对领导的尊重之类。

    除了白汉,她真把其它人就当空气了。

    扔下这话,也没停留的意思,步履都没有放慢一丝,象一阵风般的刮进了大楼里去。

    留给众人眼里的,就是她那浑圆晃荡的丰臀了。

    白汉想说点啥,可人家走了,他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

    但上车走之前,白汉朝岑惠望了满含深意的一眼。

    岑惠明白他的意思,微微颌首。

    杭州癫痫专业医院;……

    与此同时,刘坚在百乐迪与段志坐一起了。

    段志把转货出手和唐田实业能拿出来的资金加一块,凑了三千万。

    “也就这些了,其它的动不了,还要留部分流动资金,坚少,你看成不?”

    “你呀,误了一次最佳的赚钱时机,还不如谭莹呢。就18号到26号这几天股市的暴跌,就让她狠赚了一笔,不过我还没有告诉她呢。”

    “呃,这狠赚了一笔是多狠呢?”

    “不能说太多吧。但就她的本金而言,是翻了两番,她一千万现在已经变成三千万了。”

    “啊,我靠,这种机会我都能误了吗?我跳楼的心都有了我……”

    段志眼珠子瞪的老大。悔青了肠子的说。

    “你跳茅坑也没用了,这应该是本轮股灾的最后一跌了,就说以后看涨,可以做多吧,但行情震荡的这么厉害,这钱也不好赚了,拿捏不准时机,赚不了还可能赔哦。”

    “这是炒的期货?”

    “嗯,股指期货。”

    “你还懂这个?”

    “嘿嘿,我就靠这个发的家。不过现在基本不玩期货了,懒得费那精力,投资方面也是以股票为主,当‘庄’的话也很爽,长春店开发没启动前,你这笔钱可以先投在股票上去,多了我不敢说,一个月下来10%-15%的收益应该有吧?你乐意不?”

    “当然乐意了,一个月三四百万了,我还要什么?不操心不劳神的。还有比这更省心的吗?”

    “嗯,回头你去趟天享总部,我让洛美蓉和你签具体的合约。”

    “成,TNND。我现在还在嫉妒谭莹呢,不会是因为她和你有了一腿,你特殊照成她吧?”

    刘坚苦笑了一下,“一个人的性格,往往决定他的命运,谭莹的果断是个优点。冒险精神可嘉,包括对人的信任,也给的果断,也不知她是不是自负眼力,总之,我就是提了一嘴,她当下就给我过帐一千万,偏偏就赶上了这最后一波行情,这钱她赚的‘不冤’啊。”

    “还真是,这点真值得我学习呢。”

    “学什么呀,那个惹祸精,昨天坑了白二250万,让把钱直接转我天享投资的帐上了,我莫名其妙就成了她的同案犯,你说我是冤不冤?”

    刘坚把谭莹诈骗白二的事戏说一番,段志笑的捧腹。

    “白二,一惯精明,也有其蠢如猪的时候?”

    “真不能说他蠢,谭莹这个套扔给别人真未必行,偏偏就对白二管用,他不钻我都不信,不是邢珂魅力大,是邢珂有个市长老子和总裁老妈,这是让白二真正心动的地方,而谭莹做为九龙的一个‘佬’,又有能叫白二信任的江湖地位,她又许诺亲手促成这事,白二能怀疑她的能力啊?这当上的,真一点不冤。”

    段志听罢,“还真是,换了是我,估计也得掉谭莹这个套里去,就冲着市长老子总裁老妈这一点,就值得一赌啊。”

    这话说的刘坚信,因为他知道段志不会对女人轻易动心,什么容貌身材,在他眼里就是牛粪,他没成就‘宗师’之前,绝不会对任何一个女人产生‘兴趣’。

   得了癫痫病可以要孩子吗; “长兴九龙的烂事,不去管它,你这边把货清光了,客源都打发了,是不是头轻了许多?”

    “何止啊?我就没象现在这么松过,我爹昨天还说,现在这感觉真不错,说要亲自谢谢你呢,过年时,他希望你能在你爷爷那里说点什么,给一个能去拜望刘老爷子的机会。”

    “这事我帮忙,到时你提醒我。”

    “好咧。”

    段志心情大爽,笑的阳光灿烂。

    “百乐迪地下广场,冷就让它冷吧,下一步把小铺位租给小商品零售商们,彻底转变这里的风气,盛世华章那里也低调吧,你真差那俩钱儿?还是心里舒坦点好?”

    “坚子,我听你的。”

    段志心里流淌着感动,伸手捏了捏刘坚的肩膀。

    “志哥,以后咱们就是兄弟。”

    这话说的段志眼珠子有点发红,他用力点了点头。

    刘坚也捏了捏他摁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

    两个人心照不宣,不会是‘基情’流露吧?哈哈。

    “还有个事。”

    “你说喽,”

    “长兴这只拦路虎,不好嫩,我让邢珂从底层先入手,警主内部,你知不知道有长兴的暗线?”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隆庆街的秃胡警长,应该和长兴五鬼有不错的交情。”

    “谭莹也这么说。看来长兴把一些秘密藏的很深啊。”

    段志笑道:“那一定的,就象长兴不知道我唐田人脉一样,大家彼此彼此嘛。”

    “你以后都不用养活着这些蛀蛆了,大不了让他们来扫了场子。一了百了。”

    “哈哈,那我还省事了呢。”

    段志的转变真的极大,有了新的赚钱门路,又能叫他段氏跳出火坑,谁乐意赚那些要脑袋的钱?

    “你这没啥事。我去一趟九龙,你去福龙大厦找洛美蓉,到了给我打手机。”

    “好的,对了,陶佑军和张少山,有问过我你的一些情况,你小心些,张少山说他的胳膊是你嫩断的,邢珂替你出头压了他,看那意思把你俩恨到球根子上了。”

    “张少山不算什么。那个陶佑军他咋也要插一脚进来?”

    段志道:“不瞒你,坚子,我家老爷子和陶副书记也算有旧,私下里我和陶佑军关系还行,这位陶公子啊,对谭三小姐也是情有独钟,上次他生宴,又瞅见邢珂眼热,总之,他瞅顺眼的美女。偏都和你有一腿,他能爽啊?反正你多留点心,别的我也不好说啥。”

    毕竟段志和陶佑军也有私交,能说到这个份上就不错了。

    “谢了。志哥,我先走。”

    “我送你。”

    送走了刘坚,段志准备拿着三千万资金的票子去趟福龙总部,这时,周琛进来了。

    这唐田的三杆旗之一,周琛。勇琛,近日却不太承德什么医院看癫痫好得意的样子。

    唐田各种经营直线滑落,收益缩水的吓人,场子里的小姐鸭子甚至保安,跳槽的比比皆是,总之弄的人心慌慌,偏段志就装看不见。

    “大少,咱们唐田这是要搞哪样?货让就让了,我赞同你,但现在场子里跳槽跳的人都快跳光了,夜场收益不足以前二成,你和老爷子就稳坐钓鱼台呀?”

    “琛哥,不破不立,横练也讲这个法则,顺其自然吧。”

    “唉……但,这么多年的心血,你忍心啊?”

    “你不觉得现在很轻松吗?”

    段志淡淡的说话,让周琛怔了怔,他是有点明白段家父子的心思了。

    “真是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

    “大道千条,不是非走这一条,我是这么看的。”

    “大少,我、我也就是不甘心。”

    周琛再叹。

    段志道:“男人嘛,总要拿得起、放得下,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对了,何锋的事,办的咋样了?”

    “唉,没脸和大少说,何锋这狗日的,果然贼猾无比,有一丁点风吹草动他都能察觉,准备嫩他时,他再没出现过,我都想去警局报个失踪人口了。”

    段志伸手拍了拍周琛肩头,“那就随他去,是他的债,他迟一天还,别放在心上,其它的没啥,我出去一趟。”

    “好,外围的弟兄们,走了不少,留的不多,我也和你说一声。”

    “我知道的,也随他们去,这样最好。”

    这些散兵游勇,段志可没法安置,大都有案底,进去出来不知多少次,没一个安份的,你咋安置呀?

    老段家也背个无能的名得了,死要面子的话,就剩下活受罪了。

    望着段志离去,周琛心说,唐田是完了,我争那个掌门都没多大意思,嫩钱吧,钱还是最实在的东西呀,这一刻,他好象找到了更清晰的方向。

    手机偏在这时响了,周琛接起来,只说了一声,“我!”

    “琛哥,我和大少说好了,你肯过来,他安排一切,而且现码钞,一百万,给你入帐,你考虑一下?”

    “你不在福宁吧?”

    说这话时,周琛的目光电扫周围,警惕性极高。

    “放心,我在川西,几年内不会回去的,琛哥你放我一马,我知恩图报,在白大少那里极力推荐你,唐田的现状,我在这边也了如指掌,琛哥,段志不是做大事的,你走吧。”

    “我考虑一下。”

    收线后,周琛捏紧手机,一百万买我?去不去?

    钱,让他犹豫了,但他真的心动了。(未完待续。)

    PS:  推荐票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