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排行 >正文

权路风云最新章节_ 第34章案情扑朔迷離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枣庄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领域文学网

    “我答应你!”张清扬说完扭头就走,全当昨夜是场春夢吧,人生,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只有忘却才会轻松。

    就在他刚拉开门时,梅小姐又补充了一句:“你还真是个男人,昨夜没有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跑掉!”

    “因为你说过,不想一个人面对今早的阳光”

    抛下一句话,张清扬拉开门就走了出去。梅小姐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眼泪夺眶而出,她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把名子告诉这个与自己一夜狂欢的男子。

    梅小姐笑得是那般诡异,一次失恋,一次反叛却换来了一叶情,老天除了折磨她似乎就不会做别的了。

    不知过了多久,响起了敲门声,她起身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如花少女。

    “小姐,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好担心你!”女子扑在了她的怀中,伤心得哭起来。

    “佳佳,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梅小姐凄凉地笑笑,来人正是自己的贴身保镖,或者说是家里安排在自己身边的跟踪器。这丫头真有点能耐,只不过让自己跑掉了一晚,她就找上门来了!

    可就是这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情不堪回首,此刻,眼前浮现的竟然全是张清扬的身影。

    张清扬回到延春宾馆时,刚好是江山书记组织早会布置工作任务。见到张清扬时,没有因他昨夜不归而批评,只是认为他回家里住了。

    贺楚涵却有点不依不饶了,拉着他的衣角说:“哎,你昨晚去哪了?”

    “去找情人了,”张清扬玩世不恭地说,故意气她。

    “哼,就你也配!”贺楚涵偷偷地在他的后背上拧了一把,疼得张清扬龇牙咧嘴。

    “我想我们现在可以从暗转明了,跟据我们手里所掌握的材料,完全可以对他们进行调查,今天大家依然分头形动,对当事人直接问话!”主位上的江山书记指示道。

    坐在旁边的金副部长仍然一副笑脸,反正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也乐于清静,全当是下来渡假放松了吧。

    同志们答应一声,接下来大家又坐在一起相互勾通了一会儿,向领导汇报了一些个人对案子的看法,会也就散了。大家等着两位领导站起身走出会议室,才起身放松了一下。

    张清扬仍然与邓姐、贺楚涵三人一组,向延春合作区出发,这次的目标就是刘一水。

    “一会儿我问他话,你们两个在一旁记录就行了。这种人是老油子了,不容易对付。”邓姐知道张清扬二人没有什么经验,所以才这么说。

    二人点头称是,手中捏着厚厚的材料,心说这次够刘一水喝一壶的了。

    “欢迎,欢迎,欢迎省纪委的同志莅临指导,我们期待已久啊,快这边请!”

    刘一水的表面功夫可算是做到了家,腆着大肚子和三人握手,脸上单纯的笑容与他的年纪极为不相称,然后他们被刘一水众星捧月似地请到了宽大的办公室内。

    张清扬心中暗笑,什么叫期待已久,想必官场中人最害怕的就是纪委吧,这刘一水可真能装。

    “哟,刘主任,您这办公室可真气派啊!”邓大姐没着急坐下,而是环视了一周刘一水那阔气十足的办公室,暗中讥讽道。

    “哎呀,让几位见笑了,这个嘛还不是面子工程,几位也都知道,我们经济合作区肩负着延春开发的重要任务,总是要接待一些企业的高管,上级部门的领导,为了不给延春抹黑,让投资商们对延春有好印象,我这哎,也只好打肿脸充胖子啊,呵呵”

    “是啊,看得出来,刘主任为延春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听说利民集团就是您从南方某省引荐过来建厂的,听说当年方市长特别重视此事。”

    邓姐仍然笑着问道,却暗天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正规含剑锋。

    妈的臭婆娘,老子捅死你!刘一水虽然心中这样想,可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地说:“哎,邓组长过奖啦,提到利民集团我真是惭愧啊,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和李经理说了,让他帮着找一找那位失踪的民工。”

    “上次的事不能怪刘主任,都是下面的人不够重视,我们今天来是有几件事向您了解下情况”

    该来的终于来了,刘一水心里微微跳动了两下。“好,好,我定会知无不言,有什么事几位就请问吧。我也知道这些年坐在这个位子啊得罪了不少人,总有人在背后诬告我,这次是因为什么事情啊?”

    “事情是这样的,据我们了解”

    一边听着邓大姐问话,张清扬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刘一水的表情,不由得起了敬佩之心。刘一水的表现十分的豁达,仿佛被冤枉似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也过去了,时间飞快,就在刘一水的办公室内,一上午的时间浪费掉了,可却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邓姐早上说得没错,他真是老官油子了,材料上那些案件由他的嘴里说出总是变是轻描淡写,要不然他就玩起了太极,声称不了解情况,是下面的人做的,或者是方市长建议的,然后还声称这是人为的陷害

    “几位同志,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在楼下的餐厅用点餐怎么样?下午您们接着问,我有什么说什么”

    三人的脸上都不太好看,刘一水的话是很打人脸的,表面上支持工作,可暗中又什么忙也不帮。

    “不用了,刘主任,谢谢您,我们了解得差不多了,以后有再来麻烦您吧。”邓姐客气地说,然后带着张清扬和贺楚涵就出来了。

    几人刚下来,邓姐的手机就响了,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江山书记打来的,立刻和二人示意了下说声“领导的电话。”

    “小邓,你们马上回来,有重要事情!”

    “好的,江书记,我们明白了。”

    几人一到宾馆,先在走廊里见到了由服务员陪着却已经哭成了泪人的柳叶。柳叶听到脚步声,抬头见到张清扬,猛地扑到了他的怀中。

    “清扬哥,我爸爸找到了”女孩儿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放声大哭,嗓子都哑了。

    第一时间,张清扬预感到事情的不妙。

    “江书记,我们有重要事情汇报,我们”

    上午10时左右,就在张清扬三人坐在刘一水的办公室内喝茶的时候,迎春的一二把手带着公安局的贺副局长前来拜见江山书记。

    江山书记事先接到他们的电话,正在琢磨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望着这两人沮丧的表情,江山就知道事情不妙,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是孙书记说吧,”方国庆看看孙常青,然后把头低得更低了,孙常青瞪了他一眼,心说你小子现在知道把我往前推了,早干什么了!

    对于河中发现死尸的事情,孙常青的想法是能低调处理就低调处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通过公安局的调查,竟然发现死者有可能就是柳叶失踪的父亲!

    是就是吧,重点在于法医的尸检结果发现死者生前曾服用过量的绿胺酮俗称k粉,导致窒息而死,并且死者口腔、鼻孔中含有泥土,警方初步判断死者在没有完全死亡前被埋入土中挣扎所致。

    答案很明显,这是一起恶意杀人事件。至于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河中,就有待考证了。现在需要进一步确认,死者是否就是柳叶的父亲。除了那一身的衣物,并没有其它证明。孙常青和方国庆来的目的,就是想让贺副局长带着柳叶去辨认。

    “没想到你们延春的问题这么严重,草菅人命,草菅人命啊!”

    听完了孙常青的汇报,江山的反应非常震惊,毕竟这出乎事先的预料,原来是调查贪官的可到头来却没想到遇到了人命!

   &n小儿癫痫病有哪几个症状?bsp;“人就在旁边,你先带着去公安局吧。”江书记对贺副局长说。贺副局长如蒙大赦,立刻退了出去。在门口擦了擦汗,心说这省级官员的威严的确不一般,看一眼都觉得压抑透底。

    “这事很严重,我要向省委张书记汇报!”江书记对孙常青和方国庆说道。

    “那我们先出去一下。”二人聪明地退出来,等在门外。

    江书记没有打张书记的办公坐机,而是直接打的私人手机,待把事情讲完,张书记足足安静了有半分钟,才叹气道:“公安厅廖厅长刚从我这出去,省辑毒队最近抓到一个线人,交待延春存在一个大的贩毒网络!”

    “那您的意思是?”江山书记也擦了擦汗,心说幸亏自己汇报得极时。

    “江书记,我认为你们仍然要按原计划行事,这件案子我让省厅下去人调查,你们就不要分心了。”

    “我明白怎么做了!”

    挂了电话,把门外的两位叫进来,江书记只说了一句话:“省厅会派人下来的,市局就别管了”

    “这”方国庆本想争辩两句,可当他看到孙常青面如死灰没出声后,也只好跟着悄悄退了出去。

    延春的一二把手都知道,事情不妙了。就连孙常青的心里都没底,事态并没像他想象中那么进行。如果延春有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他这个一把手难逃其咎!当柳叶来到公安局,见到那一堆老帆布的蓝色工作服时,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双眼暗淡无光,吃惊得失去了声音,良久悲伤才从口中发出,她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着。

    贺副局长一下子全明白了,死者正是柳叶的父亲!他也受到感染,同时也吓坏了,立刻安排女警察进行劝解。听着那悲痛欲绝的哭声,第一时间贺副局长突然燃起了年轻时的激情,他记起了身为人民公安的责任!

    “贺局长,希望您能帮我找到凶手,还我爸一个公道!”

    悲伤过的柳叶,像变了个人似的,十分的安静,只不过脸上还挂着泪水。她冷冷地对贺副局长说。

    如花似季的年纪,可上天却让她承受了太多太多,这几天她像是变了个人,曾经的青春活力不复存在了。

    “孩子,别哭了,我答应你!”贺副局长不敢怠慢,立刻把柳叶送回了宾馆,在车上向领导进行汇报。第一时间,江书记就得知了结果,然后把张清扬三人叫了回来。

    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当张清扬得知了这一切,他敢断定,柳叶父亲的死因和利民集团有着天大的联系。

    邓姐进去向张书记汇报今天的收获,张清扬和贺楚涵二人拉着柳叶的手回到房间,进行劝解,担心她想不开。

    “爸爸走了,妈妈该怎么办,弟弟该怎么办,这个家完了”柳叶整个人变得痴痴傻傻,像魔怔了似的坐在床头喃喃自语。

    “叶子,你别担心,我们会帮你,这个家还有你,我相信你能行的!”张清扬紧紧握着柳叶的手,从小就过苦日子的他当然明白低层生活的艰辛。

    那些最普实的劳动人民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可既使这样劳动所得的钱也微乎其微,而且平时还要受到权利、恶势利的控制。8亿农民的大国,可惜金钱与权利永远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最最卖力的人民却过着最最苦的日子,当年zf让少一部分人富起来的政策,虽然让国家变得有钱了,可却加大了贫富分化。zf:这两个字不敢写出来,聪明的人我相信你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清晰地记得当年母亲每月从厂里领回四五百元工资时的激动心情,那一张张百元大钞总被母亲藏了又藏

    联想起这些,他更加同情柳叶,柳叶的父亲,以及她的全家了,他握着她的手因激动而颤抖着说:

    “柳叶,我和你一样,从小没父亲照顾,也是从农民家里走出来的,所以我相信你,你一定行的,想想你的妈妈,你的弟弟,你绝对不能倒下!”

    柳叶的肩头听到这话后明显颤了颤,她抬起哭红了的双眼,呆呆地盯着张清扬那动人的眼神,她闪烁着悲伤的眼眸,再一次把头深深地埋在了张清汉中哪家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扬的怀中,“清扬哥,谢谢你!”

    这一生,仿佛第一次找寻到了知己,多年以后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这个男人帮助了她一辈子。

    一旁的贺楚涵见到此情此景,感动得泪如泉涌,激动地张开双臂,三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从小生活在皇宫似的环境中,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低层人民生活的疾苦。

    “柳叶,你上次说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是吧?”张清扬推开二人,谈起了正事。

    柳叶抬手擦了擦眼泪,说:“嗯,现在找工作要有人才行,国企,政府部门,没有人进不去。”

    “你学什么专业?”

    “金融管理,这在南方还好些,可是在北方就不行了。”柳叶愤愤不平地说,可以想象她在找工作的过程当中碰到了很多非人的待遇。

    “我看看吧,没准我能帮上你的忙。”张清扬淡淡地说,第一时间他想到了母亲的公司。

    这时候贺楚涵一个机灵,说道:“清扬,要不然我和我爸爸说说,把她安排在省委某个小部门当个科员怎么样?”

    张清扬没注意到贺楚涵对自己叫的亲妮,而是摇头道:“算了吧,官场中水深,像柳叶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太太不安全了”

    “哼,那没准可以调到一个金龟婿呢!”贺楚涵不以为然地说,张清扬对柳叶的关心,多少让她有点郁闷。

    “认真点,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张清扬白了她一眼。

    贺楚涵委屈地吐了吐舌头,愤愤不平地想张清扬没准看上柳叶了。

    “清扬哥,楚涵姐,我想回家,我要回家准备一下后事,不能让我爸糊里糊涂地就没了”

    “我开车送你吧。”张清扬低沉地说。

    柳叶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张清扬出门去和江山书记告了假,江山书记对张清扬的做法很满意。贺楚涵自然也跟在屁股后边,张清扬无奈地叹口气。

    到地方的时候,张清扬把车停在柳家小平房的门口却没有下车,因为他不想看到那悲伤的一幕,猜都能猜出来柳家人的反应。他把柳叶的联系电话记下了,让贺楚涵陪着她下车。

    穷人想要生活好就这么难吗?他心里打着疑问,对这个社会多少抱有一些敌视的态度。悲伤的哭声打乱了他的思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他闭上眼睛,想着柳叶母女二人抱在一起痛器的情景,眼角有些濕润。

    官,张清扬又一次体会到了身为父母官的重要性。他心中暗暗发誓,如果有一天能够主政一方,一定要为老百姓干点实事!

    贺楚涵从柳家出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低着头思量着这些低层人生活的命运,这次出来见到柳叶,让她对社会,对人生都有了新的看法。

    回去的路上,张清扬开着车一言不发。沉默了良久,贺楚涵终于耐不住寂寞,推了一个他那换档的手臂说:“喂,你到是说句话啊,闷死了!”

    “嫌闷你从车上跳下去,外边不闷!”张清扬没好气地说,瞧也不瞧她一眼。此刻他的脑海中还回忆着柳叶抱着自己痛哭时的模样耳边回荡着柳家人那撕心裂肺地哭声。

    这是这辈子贺楚涵遇到过的最伤自尊的事情了,瞬间的第一反应,她以为自己听错了,闪动着楚楚可怜的双眼盯着张清扬发起傻来。

    由于家庭背景的深厚,从她出生那天起,就是亲戚眼中的公主,她在万众嘱目中慢慢成长,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高高在上。渐渐的长大了,她更成为了众多男士追求的目标,同学聚会、同事聚餐、社交酒会不论出现在哪里,她永远是那最最炫目多姿的天使!

    可今天,就才刚才的那一刻,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羞辱,什么叫自尊!眼泪不自觉地从眼眶中流出,是啊,太委屈了,太憋气了,太寒人心了!

    爱情,难道真正的爱情就是一厢情愿吗?张清扬,可恨我为什么要爱上你!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什么是爱的含义。

    爱,它羊角疯让人明知是苦水,也要咽下去明知前方是万丈深渊,也要跳下去明知没有退路,仍然要意无所顾永往直前,这就是爱情!

    张清扬并没有发觉到自己语气过重,说完之后反而觉得有那么一丝细微的畅快,心中的郁闷多少发泄了一些。

    他发现贺楚涵没出声,心里就奇怪了,这要在平时,她早就反唇相讥,或者对自己动手动脚,可今天不由得扭头去看

    “呲嘎”扫了一眼,把张清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一脚踩下了刹车,侧过头有些茫然地问道:“你你怎么了?”

    此时的贺楚涵满脸的泪水,嘴唇已经咬破了,溢出了鲜红的血液,双眼无神目视着前方,理也不理张清扬。

    “怎么了,还在为柳叶担心吗?”又补问了一句,可她除了愤怒地看向张清扬外,没有任何反应。

    张清扬知道事情不妙了,轻轻碰了她一下,还不合时宜地开着玩笑,“我的贺大小姐,你怎么啦,哪位敢欺负你,我帮你收拾他!”

    张清扬的确不了解女人,这种时候女人是最听不得玩笑的,本来人家还等着你的道歉呢,你却嘻皮笑脸地像个没事人一样,真是火上浇油一般。

    “我下车凉快去!”贺楚涵一看这样下去可不行,应该发扬女人特有的权利和尊严了,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扭着小腰向前加快了脚步。

    此时的张清扬有些发懵,怔怔地呆了好久,这才回味过来。

    “我下车凉快去!”这话分明就是贺楚涵的暗示,虽然她没有明着说因何而气愤,却也暗中告诉了张清扬,如何去弥补过错就要看他的形动了。

    追!

    这是张清扬想通之后的第一反应,二话不说跳下车就跟了上去,没追几步就拉住了贺楚涵的手臂。

    其实此刻的贺楚涵正在担心呢,担心万一张清扬真不追出来应该如何是好,所以看似走得很快,其实步子迈得很小。

    当她听到身后因张清扬跑动而带来的风声,和感觉手臂被抓以后,女人的骄傲和个性就显示出来了,她愤愤不平地挣脱张清扬的手,说:“你干什么,让我走!”

    “有话好好说,你这是怎么了?”张清扬又拉住她,引得路人纷纷回头观看。

    “不用你管,我自己走自己的!”贺楚涵倔强地说,然后又挺委屈地抽了抽鼻子,赶紧加大力气酝酿着眼泪。

    当她的眼眶再次流出泪水的时候,张清扬知道事情不太好处理了,对于女人,他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着急地说:“我的小姑奶奶,我到底是怎么惹你了,你说句话行不啊,不要这样,别人都看着呢!”

    看着张清扬那着急的神情,和通红的大脸,贺楚涵心里美滋滋的,可表面上却不依不饶地说:“你放开我,我可不敢当,劳不起您的大架!你放开我,让我走!”

    “我求你了,别闹了,好不好?”张清扬紧紧抓着她的双肩,担心她跑掉似的。

    “是你让我下车去,那你要向我道歉!”贺楚涵又抽動了两下鼻子,委屈地说。

    说完就有些后悔,心说自己着什么急啊,应该再坚持一会儿,再矜持些就好了。

    “好,好,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快陪我上车吧!”张清扬急得也不顾男女受受不亲了,拉起她的手就回去。

    “我不嘛,我问你,知道错在哪了吗?”得到胜利的贺楚涵咄咄逼人,发挥着女人胡搅蛮缠的权利。不过想想张清扬刚才说那句话时的神情,委屈得又硬挤出了两滴眼泪。

    张清扬好久没有见过女人哭了,见到她这样,自然是动了恻隐之心,很真诚地说:“楚涵,对不起,我看到柳叶家的悲剧以后,心情很低落,我我想到了我曾经过的苦日子,所以刚才是无心的,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本类推荐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